央企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央企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前十

新能源汽车资讯 admin 2个月前 (01-15) 3次浏览 已收录 扫描二维码

本文目录

  1. 做新能源汽车电池的上市公司有哪几家
  2. 油价跌,补贴尽,新能源车企的庚子大考
  3. 新能源车企大洗牌 谁能笑到最后

一、做新能源汽车电池的上市公司有哪几家

新能源汽车电池涉及到的上市公司主要有以下这些家

(1)002091 江苏国泰:锂电池电解液。主要控股子公司国泰华荣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主要产生产锂电池电解液和硅烷偶联剂,锂电池电解液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 30%。占上市公司营业利润的 30%,公司有望凭借锂离子动力电池的大规模应用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2)000839 中信国安:锂电池正极材料。公司子公司——中信国安盟固利电源技术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最大的锂电池正极材料钴酸锂和锰酸锂的生产厂家,同时也是国内唯一大规模生产动力锂离子二次电池的厂家。奥运期间以盟固利公司锰酸锂产品作正极材料的动力电池装配于 50 辆纯电动大客车。

(3)000973 佛塑股份:锂电池隔膜。生产锂电池隔膜产品。

(4)600884 杉杉股份:生产锂电池材料,为国内排名第一供应商。

(5)000100TCL 集团:子公司生产锂电池,目前无汽车锂电池项目。

(6)000049 德赛电池:子公司生产锂电池,目前无汽车锂电池项目。

(7)600478 科力远:镍氢电池。正谋求从丰田 HEV 镍氢电池材料供应商向镍氢动力电池组的成品供应商的转变。目前科力远与它们的合作仅处于谈判阶段。与科力远有初步合作的仅是日本丰田和南车集团,其中南车集团的纯电动客车项目已对科力远镍氢电池组方案较为认可。

(9)600846 同济科技:燃料电池。参股上海中科同力化工材料有限公司 36.23%的股份。该公司从事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关键材料与部件的研发,包括具有创新化学结构的质子交换树脂和质子交换膜的研制。

(10)600196 复星医药:燃料电池。参股上海神力科技有限公司 36.26%的股权。该公司是专门从事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产品的研发与产业化的高科技民营企业,目前开发了 5 个系列的燃料电池产品,建立了全套的中小功率(0.1kW-30kW)与大功率(30kW-150kW)的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及其动力系统、燃料电池发动机集成制造技术及批量生产的能力与设施。

(11)600104 上海汽车:燃料电池。大股东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是“大连新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该公司是中国第一家致力于燃料电池产业化的股份制企业,“燃料电池及氢源技术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和“博士后科研工作站”获国家认可,在中国工程院院士衣宝廉先生带领下主要研究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技术。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是新源动力的第一大股东,长城电工参股 11%,新大洲 A 参股 3.42%。

(12)600192 长城电工:参股“大连新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持股 11%,同上。

(13)000571 新大洲 A:参股“大连新源动力股份有限公司”,持股 3.42%,同上。

(14)600872 中炬高新:公司涉及动力电池行业,其与国家高技术绿色材料发展中心共同设立的中炬森莱高技术有限公司就是一家专门从事镍氢电池、镍镉电池、锂电电池、动力电池、手机电池的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企业,在十五期间一直承担国家 863 项目——动力电池产业化开发项目的研究工作。目前公司已向多家汽车生产厂家提供动力电池样品,未来在国家政策及汽车企业动力电车实现量产的推动下,该业务有望成为企业新的利润增长点。

(1)在锂电池正负极材料上拥有绝对的行业话语权。(2)控股 75%的天骄公司主营的三元正极材料 08 年销量居国内第一,市占率 30-40%,08 年三元正极材料产量 805 吨,销量 665 吨;09 年保守产能是 1400 吨,负极材料钛酸锂 180 吨,正极材料磷酸铁锂 09 年 6 月达产,年产能是 150 吨。(3)控股 55%的贝特瑞公司是锂电池碳负极材料和磷酸铁锂正极材料的龙头,前者国内第一,市占率 80%,全球第二;后者国内第一。贝特瑞公司是国内唯一的锂电池碳负极材料标准制定者;也是国内唯一的锂电池磷酸铁锂正极材料标准制定者。贝特瑞 09 年碳负极材料产能是 6000 吨/年,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产能是 1500 吨/年。(4)磷酸铁锂正极材料采用固相法、火热合成法,每吨成本降低到 13 万,大幅下降后成本只有国际上的一半。毛利率在 60%以上。(5)通过哈尔滨宝安公司贝特瑞拥有近 10 亿吨适合于锂离子二次电池用的优质石墨矿产资源,可确保原料的稳定供给。

公司未来发展主要集中在锰资源、电解锰、四氧化三锰的锰系列和镍氢电池的球形氢氧化亚镍、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的电源材料系列。

央企整合或将在 2009 年完成。金瑞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大股东是中央直属大型科技企业长沙矿冶研究院,作为在国资委排名靠后的长沙矿冶研究院而言,或许

公司球形氢氧化镍是镍氢电池的关键原材料,技术优势突出。公司是镍氢电池正极材料球形氢氧化亚镍的主要供应商之一。其强大的研发实力保证了公司产品的一致性和性能稳定性居于国内前列,产品主要销售及给比亚迪和日本汤浅,其中日本汤浅用于生产镍氢动力电池。

公司子公司长远锂科生产锂离子电池材料。长远锂科有限公司是生产锂离子电池的高新技术企业。长远锂科有限公司为金瑞科技大股东长沙矿冶研究院持股 84%,金瑞科技持股 16%,不排除金瑞科技公司向锂离子电池正极材料进一步扩展的可能。锰资源优势明显,锰产业链完善。公司在贵州省铜仁地区的两座锰矿的建成投产,正在进行销售许可证的申请,一旦得到销售许可将满足公司电解锰所需原料的 50%左右。公司是国内最大的四氧化三锰供应商,公司还是国内主要的电解金属锰生产基地之一,预计 2009 年公司电解锰产能将达到 3.5 万吨,锰产业链完善。

公司投资 2000 万元持有博信电池(上海)有限公司 15%的股份,成为介入动力电池的潜力品种。2008 年 9 月 4 日,科学技术委员会信息报道,上海锌空能源发展有限公司承担的锌空气电池替代车用燃料产业化项目获得国际财团认可,正式进入融资尽职调查阶段。上海博信锌空电池有限公司研发的锌空气燃料电池技术能得到浦东区政府的支持,属国家鼓励类产业,其技术性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博信电池(上海)有限公司目前为电动自行车、电动摩托车等生产商提供高性能、无污染的 DQFC 锌空气燃料电池,同时为 DQFC 使用者提供高质量的换电服务。

(000920)南方汇通,公司控股 56.43%的子公司贵州航天电源科技公司是从事锂二次电池生产的高新技术企业,是贵州省西部开发的重点工程及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的名品“标志工程”,公司依托我国航天电源开发技术,采用新设备、新工艺生产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新技术产品锂离子二次电池,具有容量大、安全性能好、循环寿命长、一致性好等优点,产品部分技术指标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公司目前锂离子电池生产能力为日产 10 万只水平,规格多达数十种公司与梅岭化工厂共同组建的“贵州航天电源技术研究开发中心”,拥有国内最先进的电源研究开发与检测设备。一支实力雄厚的设计开发队伍是公司保持技术领先与快速发展的坚强后盾。目前锂聚合物电池、大容量离电子电池和锰酸锂电池已成功开发,并将逐步实现产业化。

二、油价跌,补贴尽,新能源车企的庚子大考

竞争格局已经在起变化,中国品牌新能源汽车正被赶超

刚刚过去的 2 月,根据乘联会发布的数据,特斯拉 Model3 以 3900 辆的销量成为国内新能源乘用车销冠,占据全国电动汽车总销量大约 30%。

除特斯拉外,TOP10 其余车型均为中国品牌,但仅有广汽新能源 AionS(1433 辆)和比亚迪全新秦 EV(1429 辆)销量过千。

再回看 2020 年 1 月全球电动车销量情况,EVSales 数据显示,特斯拉 Model3 以 10013 辆排名第一,而 TOP10 车型没有一个中国品牌。

在 1 月全球新能源乘用车企业销量排行榜中,前 5 名分别是宝马、特斯拉、雷诺、大众、标致,TOP10 中国品牌只占两席,比亚迪第 6,上汽第 7。

再回看 2019 年的情况,EVSales 数据显示,全球整年销售新能源汽车约 221 万辆,同比增长 10%。

而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2019 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 124.2 万辆和 120.6 万辆(新能源乘用车全年销量 106 万辆,同比下降 24.5%),同比分别下降 2.3%和 4.0%。

如此推算,中国新能源汽车在全球新能源汽车中的销量占比约为 55%,中国仍然是全球新能源汽车第一大国。

但 2019 年,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遭遇了自 2009 年通过补贴政策大力推行新能源汽车以来的首次年度销量下滑。

其中,纯电动汽车销售完成 97.2 万辆,同比下降 1.2%;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销售 23.2 万辆,同比分别下降 14.5%;燃料电池汽车销售 2737 辆,同比增长 79.2%。

另外还有两组数据值得特别注意:在纯电动市场,造车新势力的份额逐步接近 9%;在插混市场,自主品牌的份额从 2017 年的 98%下降到 2018 年的 88%,再下降到 2019 年的 58%,与之对应的是,合资份额上升很快。

根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的统计,2019 年我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前十车型依次为:北汽 EU 系列、比亚迪元 EV、宝骏新能源、奇瑞 eQ、比亚迪唐 DM、比亚迪 e5、埃安(AionS)、荣威 Ei5、欧拉 R1、帝豪 EV。暂无造车新势力车型进入前 10 强。

其中,北汽新能源 EU 系列摘得销量冠军,全年销售 11 万辆,也是唯一销量过 10 万辆的车型。比亚迪的小型 SUV 元 EV 摘得亚军,全年销售 6 万辆。

2019 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一个亮点是,造车新势力中,蔚来、威马、小鹏和哪吒销量都过万辆。

去年 12 月开始正式交付的理想汽车也交出了一张理想答卷,当月完成交付超过 1000 辆。爱驰汽车第一款车 U5 于 2019 年 12 月 19 日上市,这基本意味着当年难以完成交付。

大环境艰难,这一年,新势力中有人继续向上,有人停滞不前,有人就此沉沦。这群为顺应汽车四化转型应运而生的特殊群体,还在找寻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

2020 年开局不利,竞争格局已经在起变化,中国品牌新能源汽车正被赶超。

以下 13 家国内新能源汽车企业,你在谁的身上看到了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希望?请于文末投票。

全年销量 150601 辆,同比降低 4.69%,连续七年成为中国纯电动车销量冠军。其中,EU 系列全年销量 111125 辆,同比增长 244.2%,在总销量中占比近 74%。

2019 年,北汽新能源提出了“产品向上、品牌向上”的发展战略。EU5、EX5、EX3、EU7 等新一代高品质车型已经成为销量担当。

北汽新能源还围绕产品开展平台化开发,已形成 BE11、BE21、BE22 三大平台,覆盖了未来 5 年的 30 余款产品。

2019 年 3 月,北汽新能源旗下的高端智能新能源汽车品牌 ARCFOX 在日内瓦车展进行全球首次品牌发布,将从 2020 年开始连续推出 4 款纯电动汽车。

10 月,北汽集团推出融合传统与创新的全新 BEIJING 品牌,开启自主发展新篇章。BEIJING 品牌将成为先前没有确定品牌名称的北汽新能源产品的品牌。

北汽新能源换电模式在北京实现成功示范运营。2019 年,北京市采购了 6250 辆,投入运营超过 4000 辆,在五环内及重点地区建成投运 90 座充换电站。北汽新能源已在全国 15 个城市运营换电出租车 1.6 万辆,累计建换电站 187 座。

截至 2019 年 6 月,研发投入累计已超 53 亿元,在营收中占比超过 10%。7 月,北汽新能源斥资 20.51 亿元打造的新能源汽车试验中心在北京亦庄蓝谷开业。

2019 年,北汽新能源进一步拓展朋友圈,加强与其他优秀企业的战略合作。

1 月,与麦格纳合资的麦格纳卫蓝新能源汽车技术(镇江)有限公司揭牌;与硅谷科技公司 visionICs 成立自动驾驶联合实验室揭牌;与滴滴旗下小桔车服共同出资成立京桔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与华为签署全面业务合作协议,联合设立“1873 戴维森创新实验室”。

8 月,与梅赛德斯-奔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建立技术开发伙伴关系,双方意向未来在华建立电池梯次利用储能系统。

9 月,与宁德时代合作推出 CTP 无模组电池包,并首先搭载到北汽新能源 EU5 上。

10 月,与国网电动共同打造新能源汽车产业“纯电新零售”,共同发布“10000 辆新零售车辆签约暨车桩电生态营销模式”。

2020 年 1 月,面向下一个十年,北汽新能源提出“2029 计划”,规划了“一个目标,两大路径,三大举措,四大体系”的路线图。

2019 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量 229506 辆,同比下降 7.39%,已经与其燃油车 231893 辆的销量相当。

算上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2019 年,比亚迪新能源乘用车销量连续第 6 年夺得全国冠军,但比世界电动汽车头号玩家特斯拉少卖约 14.8 万辆车,失去了保持 4 年的全球冠军之位,居全球第二。

其中,新能源乘用车 219353 辆,同比下降 3.43%。具体来看,纯电动销量 147185 辆,同比上升 42.53%;插混销量 72168 辆,同比下降 41.75%。

销量最好的三款车型依次为:元 EV 全年销量 61551 辆,同比增长 81.5%,年度新能源车型销量排名第二;唐 DM 全年销量 34084 辆,同比下降 3.4%,年度新能源车型销量排名第五;e5 全年销量 32929 辆,同比下降 25%,年度新能源车型销量排名第六。

2019 年,秦 ProDM、宋 MAXDM、元 EV535、e1、宋 ProEV、秦 ProEV 超能版、e2、e3 等多款燃油车的新能源车型上市。

6 月 25 日,比亚迪全球设计中心大楼在深圳坪山落成,开启了“技术+设计”双轮驱动的发展新阶段。

11 月 7 日,丰田汽车与比亚迪签订股份对等的纯电动车研发公司合资协议,宣布将共同开发纯电动车和动力电池。新公司将于 2020 年在中国正式成立。

2019 年是广汽新能源成立的第三个年头,全年销量 42003 辆,同比增长 110.6%。其中,AionS 销量 32493 辆,在总销量中占比超过 77%。

4 月 27 日,作为广汽新能源全新产品体系的首款战略车型,纯电轿车 AionS 上市。它基于广汽第二代纯电专属平台 GEP 打造,纯电综合续航里程为 510km,具有 L2 级自动驾驶功能。

4 月 30 日,1500 辆广汽新能源新一代 GE3530?纯电 SUV 出租车交付,助力广州市全面推广纯电出租车。11 月 14 日,2020 款 GE3530 再度焕新升级。

10 月 17 日,豪华智能超跑 SUVAionLX 上市。据称,百公里加速 3.9s、综合续航超 600km、L3 级自动驾驶,率先搭载广汽 ADiGO 智驾互联生态系统。12 月 14 日,AionLX 获列第七届轩辕奖年度十佳汽车。

除了推出新产品,还不断升级服务生态。

通过广汽新能源 APP 向车主提供尊享服务,与国网电动联合发布充电服务创新模式“充电服务包”,还推出包括埃安服务中心与埃安俱乐部两大核心平台在内的“埃安一键尊享服务”。

按照规划,广汽新能源将依托于第二代纯电平台,每年至少推出两款产品,实现产品 1.0 时代向 2.0 时代的跨越。

全年销量 46777 辆,其中奇瑞 eQ 销量 39401 辆,占比超过 84%,是 2019 年 A00 级纯电动车型销量第二名;艾瑞泽 5e 销量 3597 辆。

2019 年 6 月 24 日,奇瑞新能源小蚂蚁 eQ1 第 10 万辆下线。6 月 28 日,2019 款小蚂蚁 eQ1 上市。从 2017 年 3 月第一代上市至今,小蚂蚁 eQ1 历经三次迭代升级,不但销量破 10 万辆,而且在共享出行市场交付量第一。

7 月,奇瑞新能源联手苏宁汽车,通过与苏宁小店、零售云等平台合作,实现渠道下沉。

8 月 25 日,瑞虎 e&艾瑞泽 e 双车上市。当天,奇瑞新能源还率先公布了“三电终身质保”政策,对于瑞虎 e、艾瑞泽 e 及 2019 款小蚂蚁 eQ1 首任非营运车主给予三电系统终身质保。

12 月 28 日,纯电 SUVS61 在芜湖下线。它由奇瑞新能源第四代超轻智能互联电动 LFS 平台打造而成,是继小蚂蚁 eQ1 之后奇瑞新能源又一核心战略车型,是这家公司品牌提升的重要产品。预计于 2020 年初正式亮相,并有望在上半年上市开售。

奇瑞新能源的两款战略性产品都是采用高强度铝合金挤压型材和封闭断面形成的超稳定框架结构,无需冲压,为业内首创。

2019 年是长安新能源成立的第二年,全年销量约 2.8 万辆,其中逸动 EV 销量 2.3 万辆,在总销量中占比 82%。

3 月 30 日,CS15EV400 上市。5 月 11 日,逸动 ET 上市。长安新能源还对旗下纯电动车型进行全面升级,12 月 10 日,CS15EV 改款车型 E-Pro 上市。

E 家族是长安新能源的新一代产品,除了已经上市的 E-Pro,E-Rock(CS55PLUSEV)、E-Star(奔奔 EV)、E-Life(逸动 EV)?等 E 家族另外三款车型计划于 2020 年上市。

在自动驾驶方面,7 月 26 日,国内首个 5G 自动驾驶公共服务平台暨 5G 自动驾驶开放道路场景示范运营基地启用,作为首个入驻重庆自动驾驶 5G 公共服务平台的车企,长安新能源新一代 L4 级自动驾驶将在重庆仙桃谷持续运营两年。

在氢燃料方面,11 月 18 日,长安新能源英国氢燃料电池技术创新中心在英国伯明翰成立。创新中心将依托已经申报成功的英国政府 APC 项目开展运营,长安新能源将与英国燃料电池企业 IntelligentEnergy 共同研发全功率型燃料电池汽车。

对外合作上更进一步。9 月 10 日,长安新能源入驻重庆龙兴新能源科创园,宣布与特来电、国联电池、航空光电所、清研理工、中汽研等携手成立 11 家联合技术创新中心,共建共创开放的智慧共享平台。

最为关键的是在 11 月引入长新股权基金、两江基金、南方工业基金、南京润科产投等 4 家战略投资者,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成为国内第一家实现混改的汽车央企。

长安新能源将在未来三年累计投入 100 亿元,新建 56 个实验室。2020 年,完成三大新能源汽车专用平台打造。

2019 年是江铃新能源成立的第五年,全年销量 4.45 万辆。其中销量最好的是 E200,3.25 万辆,占总销量的 73%。2019 年 3 月上市的易至 EV3 销量 5338 辆。

5 月 23 日,江铃新能源昆明基地总装车间建成并投入使用;12 月,易至出行拿到了国家网约出租车经营许可证。

江铃新能源还迎来了一个新的投资者,7 月 17 日,雷诺集团增资 10 亿元,成为江铃新能源的股东,拥有 50%的股权。

更为值得称道的是,2019 年 12 月,易至 EV3 入列第七届轩辕奖年度十大提名汽车。

2020 年,江铃新能源将有两款新产品上市,一款新产品亮相发布。

2020 年 1 月 6 日,蔚来正式公布 2019 年最后一个月的销量数据:单月交付量达 3170 辆,环比增长 25%,创全年新高,这也是蔚来 2019 年连续第 5 个月交付增长。

全年累计交付 20565 辆,同比增长 81%,位居国内造车新势力交付量榜首。

而在销量发布的几天之前,Q3 财报更是从另一维度证明了蔚来 2019 年以来的成绩。亏损的持续收窄,毛利率的进一步回暖,股价的进一步提升。

但是过去这一年却也是蔚来汽车成立以来最为困难的一年,特别是 4 月下旬连续两次蔚来 ES8 着火让公司显然最为被动的境地,创始人兼董事长、CEO 李斌也被称为 2019 年最惨的人。

但是三季度开始,随着蔚来 ES6 上市销量逐步上升,蔚来开始走出泥潭。

2019NIODay 如期在年底召开,场面依旧宏大,只是这次活动的主题从曾经的各界大佬、尖端产品转变为当下最为珍贵的用户。

李斌在 NIODay 宣布轿跑 SUVEC6 将于 2020 年上市,而升级款 ES8 也同时宣布上市。

虽然 2019 年 5 月北京亦庄国投投资未达成但随后腾讯 1 亿美元可转债救急,李斌也追资 9500 万美元作为可转债。

产品、资金、用户成为蔚来领先一步不可或缺的部分,这样的系列组合拳让 2020 年的蔚来依然可期。

全年销售新车 16876 辆,虽然与其 10 万辆年销量目标相差甚远,不过依然可以位居新势力第二名。

威马 EX5 表现稳定,但是其销量占比已经开始慢慢向“B 端”市场倾斜。广州车展期间,威马发布了全新纯电 SUVEX6Plus,但是市场反馈远不如想象之中强烈。

2019 年 3 月,威马宣布 C 轮融资 30 亿元人民币,由百度集团领投,太行产业基金、线性资本等参与投资。

据称,D 轮融资 10 亿美元也在进行当中。至今,威马已经获得 6 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达到 230 亿元。

但也迎来麻烦事。2019 年,威马汽车迎来了吉利汽车要求索赔 21 亿元的“天价”侵权诉讼案,不过据称双方并不会最后鱼死网破。

因为 2019 年没有完全 KPI,威马汽车取消了员工年终奖金,希望 2020 将要发布的威马轿车能够带来销量上的转变。

目前,威马已经拥有了 186 家门店,覆盖城市 111 个。

2019 年,小鹏汽车经历一个最波折的 7 月。因为新旧产品的价格与性能差异,引来车主全国大面积维权及老客户的退车潮。这场风波也成为了小鹏汽车 2019 最为深刻的记忆。

好在凭借产品的性价比优势,形势随后有所好转。自 2019 年 9 月交付新款 G3 以来,销量回升已至以往平均水平。

2019 年全年销售 16609 辆,虽然未完成全年销量 4 万辆的目标,但销量过万使其跻身新势力第一梯队。

首款轿车 P7 也在 2019 年广州车展上正式发布预售,24 万-37 万元的预售价格,表现出小鹏想要向中高端进阶的野心。

2019 年 11 月,小鹏汽车宣布完成 4 亿美元的 C 轮融资,本轮融资引入新战略投资伙伴小米集团。

与此同时老股东经纬中国继续加码,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继 A、B 两轮后再次以个人投资人身份加持本轮。

此外,小鹏汽车还宣布获得招行、中信以及汇丰等多家中外银行总额达数十亿人民币无抵押信用贷款。

相较于蔚来、威马、小鹏而言,合众旗下的哪吒汽车知名度或许不及,但凭借 A0 级纯电小车 N01 取得 10006 辆的交付成绩,位列中国造车新势力销量榜单第四位。

与其他造车新势力相比,哪吒 N01 能够跻身第四名的优势在于低成本投入,潜力巨大的三四线城市成为了一些造车新势力寻求机会的地方,避开了前三名在一二线城市的激烈竞争。

在早期奇瑞新能源项目的“4 人小组”成员之一方运舟带领下,合众在桐乡扎根发展。它是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生产企业,其浙江桐乡工厂于 2018 年 5 月竣工,首款车型 N01 便在这里下线。

虽然 2018 年第一大股东退出合众汽车,但 2018 年底它顺利完成 B 轮融资 30 亿元,江西宜春政府产业基金领投,战略投资资本跟投。

2019 年 3 月初,合众汽车将原企业品牌名从“合众新能源”变更为“合众汽车”。同时,产品伞品牌也确定为合众汽车总裁张勇早先定下的名字“哪吒”。它的重新启用是因为一部独家赞助的国漫电影《哪吒》在 7 月上市后爆火。

6 月 27 日,企业位于江西宜春的全新工厂将正式动工。该项目投资总额为 50 亿元,将于 2020 年年底正式投产,年产能为 10 万辆。

7 月虽然也被曝出“因销量不佳、盈利受困,工厂放假”的新闻,但合众汽车第一时间澄清,并表示未来 2~3 年企业发展所需的资金也已找到。截至目前,合众汽车累计融资超 70 亿元。

11 月的广州车展上,哪吒 U 量产版启动预售,预售价以 15 万元起售,计划于 2020 年 2 月上市。这是哪吒旗下第二款纯电 SUV 哪吒 U,也是一款脱胎换骨之作。

哪吒 U 基于全新纯电动专属 HPC 平台打造,其设计风格延续去年发布的概念车 Eureka01,轴距达到了 2750mm,NEDC 综合工况续航里程 400/500km。

从公布的预售价与续航以及产品力来看,哪吒 U 上市后有望成为威马 EX5、小鹏 G3 的直接竞争对手。

目前,合众汽车在全国范围内有接近 80 家城市合伙人,每个城市一家,并实施区域独家销售的营销模式。

虽然将首款量产车型理想 ONE 的交付时间由 11 月推迟到 12 月,但理想汽车首月即实现交付破千辆的好成绩。

根据 2019 年 12 月 31 日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理想 APP 上公布的数据,当月共生产 1530 辆理想 ONE。

理想 ONE 是一台号称“没有续航焦虑”中大型 SUV,2019 年 4 月宣布上市,仅推出一款车型一种配置,补贴后定价为 32.8 万元。

与多数竞争对手不同,这款车并非一般意义上人们所认为的纯电动汽车,它为增程式动力,搭载 40.5kWh 电池和 45L 油箱,续驶里程 800 公里,0-100km/h 加速为 6.5s。

但理想汽车并非一帆风顺。因为交付延期,不得不直接用 2020 款产品消除 2019 年 12 月购买该车消费者的不满情绪。同时,有车主开始反应产品的一些小毛病,比如新车仪表屏会出现多种故障报警,而动力系统故障更是导致车辆直接在高架路上“趴窝”,再如行驶过程中油门踏板失灵,只能通过定速巡航在高速公路上控制车速。

李想向用户承诺,交付只是理想 ONE 产品力的起点。理想在 2020 年第一季度的核心任务仍是“把质量和交付做好,把各种小问题都解决掉”,并在明年 3 月份的空中升级(OTA)上给用户“一些实实在在的小惊喜”。

2019 年对于新特而言更重要的意义在于蓄势。数据显示,其全年销量为 2540 辆,相较于前四名来说,销量相差较大。

新特汽车 CEO 先越认为应该两条腿走路,突破 B 端,激活 C 端。新特现阶段处于蓄势阶段,通过在 B 端和 C 端两端布局来拉动销售,创新商业模式。

在 B 端方面,新特推出了“同创”品牌。与一汽合作的 A 级车型 MEV100 将主要投放于出行市场。

在出行布局方面,新电出行目前正在快速的在全国各地拿牌照,目前已经拿到了全国 20 多个城市和地区的牌照。

在 C 端的销售方面,新特在布局以新特电家和新特云商为骨干的渠道网络,发力更下沉的 4-6 线市场,新特云商在全国突破了 400 家。

通过前期一系列布局,新特销售数据看起来开始上量,2019 年 12 月销量达到了 348 辆。

央企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央企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前十

原先准备在 2019 年交付 1 万辆的目标没有实现,这家由领先的监控产品供应商和解决方案服务商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投资的造车新势力处境尴尬。

2019 年 6 月 28 日,零跑汽车在位于杭州滨江的零跑中心举办“零跑 S01 全国首批车主交车仪式”活动,现场有十余辆零跑 S01 被交到车主代表手中。

当时,零跑汽车介绍,自 2018 年亚洲消费电子展开启预售以来,零跑 S01 订单不断增加,首批预售 451 个名额不到 4 小时被抢购一空。

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表示,2020 年是零跑汽车至关重要的一年,并为此做足了准备,不仅会持续开发精准销售渠道,在产品推广上也会加大力度。

他说,将于上半年上市的 T03 车型,会坚持“高性价比、极致体验”的零跑标签,“是一款会对当前市场进行‘降维打击’的精品车型”。

2020 年上半年,被称为“平价智能电动跑车”零跑 S01460 版本也将交付用户,续航里程提升到了 NEDC451km。

朱江明认为,汽车消费正在从传统燃油车向智能电动车转变,这一点是不可阻挡的大趋势。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三、新能源车企大洗牌 谁能笑到最后

“弯道超车”说了这么多年,真的有中国汽车企业对海外品牌实现完全超越了吗?没有。从 21 世纪初的几年到 2018 年,我们投入了太多的乐观情绪,中国汽车企业们却没有真正实现“质”和“量”上的超越,即使我们在新能源时代当中担当了全球领头羊的先锋角色。

如今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剑拔弩张,前几年的野蛮生长造成了一系列的资源浪费、资金浪费与人才浪费。而历史规律毫不客气地告诉我们:从“汽车大国”变为“汽车强国”必有阵痛,市场经济规律会让技术落伍的企业不断退出历史舞台。

对于中国汽车企业而言,2019 年新能源国家补贴政策的正式施行,再次吹响了这一次“大洗牌时代”的集结号。

截至目前,中国大陆境内已有 486 家新能源汽车制造商注册在案,品牌影响力、技术沉淀与实际产销量参差不齐。这么多车企,能有一半活下来吗?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在 2018 年首届中国新能源汽车高峰论坛上,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北京工作部副主任王成预测:2025 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年销量将达到 700 万辆,约占乘用车市场份额 20%。不过,市场将在这 7 年内自然淘汰数百家既没研发能力、更没有可观产销量的新能源汽车品牌。

谁将率先被刷下来?代工品牌首当其冲。笔者首先要阐述一个关键点:代工不是罪,成本才是罪。因为选择代工模式的新能源车企,完全没办法控制成本,昂贵的电池、电机、电控三大件都要经过外采,整个制造流程和品控流程都受到代工厂商的控制,而自己手中只剩下一样东西——品牌。开玩笑了,您这么一个新品牌,知名度约等于零,市场价值极低,根本没办法学耐克、苹果玩转代工模式,又谈何品牌价值呢?

据外媒报道,中国正在制定一项新的“代工管理办法草案”,要求被代工企业须满足以下条件:

1、过去 3 年内,在国内的研发投入至少达到 40 亿元人民币;

2、过去 2 年内,全球纯电动乘用车销量至少达到 1.5 万辆;

3、代工合同至少签 3 年,且同一地点的代工年产能至少达到 5 万辆;

4、企业需有高达数十亿人民币计的实收资本;

5、最多只能由两家车企为其代工。

如果以上代工管理条例最终出台,将让大量暂无资质且研发投入不足的新能源造车新势力彻底无法翻身,所有投入都只能变成“PPT 造车”笑话。目前,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蔚来汽车基本符合以上苛刻条例,而绝大多数造车新势力却无法支撑起如此庞大的支出。

政府为什么要出台如此严厉的管理条例来管理“代工模式”呢?这与目前大量造车新势力脱离重工业基础,直接找代工厂生产不成熟产品的现状有关。代工厂无法保证其代工产品完全符合原先设计的标准,而造车新势力的零部件设计本身就不甚精良,再加上代工管理、代生产模式的高出错率,“代工模式”逐渐成为了“劣质产品”的代名词。

可是,乘用车生产资质如此稀缺,那些真正有技术实力的造车新势力怎么实现规模化生产呢?办法不是没有,比如博郡汽车与天津一汽夏利(000927)、爱驰汽车与江铃汽车(000550)的“合资模式”,就是部分造车新势力另辟蹊径提前上岸的量产化新方式。短短几个月,博郡汽车和爱驰汽车都顺利拿到了生产资质,避免成为新能源汽车“大洗牌时代”的牺牲品。

博郡汽车与爱驰汽车的“转正”之路都颇为传奇,博郡汽车与天津一汽夏利拟成立合资公司时,前者出资约 10 亿元并占有主导权,后者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负债出资,占有小部分股份。这让博郡汽车在日后开展研发与生产工作时,不仅保留了尽可能多的资金进行研发,还拥有了其他新势力梦寐以求的生产资质,稳定可靠的生产体系,更获得了强而有力的主动权与控制权,可谓一箭三雕。

爱驰汽车以 17 亿增资收购江铃控股(陆风汽车)50%股权则是一种“迂回拿资质”的解决办法。合作双方均有江西省国资背景,此番合作多为当地政府为推动当地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而促成。借此,江铃控股上饶分公司 10 万辆的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顺其自然地装入了爱驰“腰包”。

而对于更多还未拿到生产资质,研发投入不足甚至融资困难的新电动车企来说,新“代工管理办法草案”的出台,或意味着一场淘汰赛将正式来临。

创业从来没有易事,而创办一家新能源车企,更是比蜀道还难的“地狱模式”考题。曾经的胡润百富榜第 31 位,曾经的胡润 IT 富豪榜第 8 位,曾经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 37 位,都属于个人资产总额高达 420 亿元的贾跃亭。只不过这位大富豪只花了短短 2 年时间,就成了全中国唾弃的欠债老赖,这一切都源于新能源车企初创项目的资金链断裂。

造车新势力缺什么?缺人才,缺土地,缺技术,缺厂房,缺知名度……说到底,都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问题是没钱怎么办呢?那谁都帮不了你。可是,2019 年已成为中国经济的寒冬,冷得“热钱”都不热了,风险投资人纷纷自保,谁又肯与造车新势力们同舟共济?

有,但困难时期的大额风投只会投向技术领先型的企业。今年上半年,地方国资、央企资本、产业资本带着 135 亿新融资再次扑向新能源汽车产业。其中蔚来汽车拿到了最大的一笔 100 亿元,博郡汽车成功融资 25 亿元,爱驰汽车则融到了 10 亿元。

在外界不断攻击蔚来汽车,媒体恨不得天天发蔚来负面消息的这些日子里,100 亿对于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蔚来而言,不只是资金链上的坚固一环,更是业界信心重建的坚固一环。对于仍在种子期的博郡汽车而言,25 亿元则是一笔巨额的资金,足以支撑这家技术流走向的企业继续壮实自身硬实力,而这笔投资是带有国际、国内资本(包括央企、外资、私营、地方等产业资本)支持下的企业行为,具有很强的独立性和可持续性,足以帮助博郡脱颖而出,逐渐成为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之一。

当然,风投不是越多越好,拜腾汽车就曾经表示,集团很谨慎地引入每一笔风投资金,不让自己手上的股份被过早、过多地被稀释,以免将最终的奋斗成果拱手相让给资本方。可见,资金链上的这些风投,不够用时就成了“乐视模式”,必死无疑;过多时又面临股份稀释,拱手交出主导权,蔚来汽车即将面临这种风险。风投比例适中的博郡汽车与爱驰汽车反而显得稳健得多,“中庸之道”是也。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联合印发《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2020 年)》,新政对新能源汽车的消费做出了新的规定:“各地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购或限行,已实行的应当取消”。

央企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央企新能源汽车销量排名前十

中信证券等分析机构认为:“《方案》的出炉,最终受益的是头部品牌。对于品牌力羸弱、产品竞争力较差的企业来讲,并无优势可言。”此等分析不无道理,因为目前限购限行城市的“拥牌一族”居民往往选择短续航、低价格的低质量“油改电”车型进行过渡使用,在续航、空间、配置、价格上真正符合他们需求的产品并未有多少出炉,大家都在观望当中。

随着限购、限行放开,使用廉价车“占号”的消费行为会大大减少,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高品质新能源车需求释放。幸运的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速度远超欧美传统汽车强国,消费者希望他们买的新能源汽车产品能在产品力上与同价位燃油车相媲美。而即将到来的广汽新能源 Aion LX、博郡 iV6、爱驰 U5 和小鹏 P7 等长续航车型,正是这一波新能源汽车“高性价比浪潮”的中坚力量。

不过,千万不要忘记太平洋彼岸的特斯拉汽车,这条新能源界的“鲶鱼”正在高速推进国产化进程,工厂居然在半年时间内几近封顶,堪称“美国技术与中国速度的完美融合”。根据乘联会新闻报道,美国本土生产的特斯拉 Model3 已成为北美新能源汽车销量桂冠,今年 1-5 月累计销量高达 4.6 万辆,排名二/三的丰田普锐斯 PHEV 与雪佛兰 Bolt 只够得着它的尾数。未来,国产 Model3 将带给中国新能源车企们一股让人窒息的压力,力扛美国力量就要依靠蔚来、博郡等拥有自主研发能力的头部车企。

在不断加速的末位淘汰赛中,480 多家中国新能源车企将有多少家得以存活?或许答案会非常让人难堪,但我们不妨将这场“竞相灭绝”的生死较量视为汽车产业丛林法则的真实演绎。

对于国家而言,“大洗牌时代”并非坏事,因为只有优胜劣汰,我们才能腾出那些被误导、被荒废的人才与资源,让他们重新回归到头部车企当中,继续合力促进我们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

丛林游戏的答案已经变得愈发清晰,没产品、没技术、没资质、没资金的“多无”企业,必然会成为第一批被淘汰出局的对象。长远看,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在 480 多家电动车企业里面,一定会跑出中国的“大众”和“丰田”!

喜欢 (0)
关于作者: